励志文章 阅读(1754)
通博官网登录 ?

  

  这一年的春天,雨水特别的多。一天天数着,眼看就是夏天了,雨却没有停歇的迹象。

  每个人都在诅咒这闷热而又潮湿的日子,似乎所有生活中的不愉快,都是这绵无绝期的雨造成的。

  人们躲在紧闭的窗户背后,自怨自艾地度日如年。

  偶有穿着高跟鞋,打着花伞踩着积水走过的姑娘,舒朗的笑声,也能招惹他们积淀已久的怨恨。

  “发逼疯!”男人恶毒地骂着。

  女人在一旁应和,“怎不摔一跤呢,现世报!”

  屋里,上高中的孩子在念着课文,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彷徨在悠长、悠长又寂寥的雨巷……”

  男人女人听了,心里更加抓狂,却不敢发作,谁有胆量对自家孩子的前程发火呢?

  

  雨水让人们的交际停顿下来,在这个时代荒废已久的家庭关系,却突然变得茂盛。

  于是,到了晚间,每个楼层都亮着灯,灯光从防盗窗的钢管里透出来,像极了玄幻时代的牢房。

  人们透过牢笼,偷窥着眼所能及的事物。

  男人咂着嘴,自言自语道,“今年秋天,妇产科要挤破头了。”

  女人一脸诧异,问男人,“说什么呢?”

  男人咧着嘴笑,指了指对面来不及拉上窗帘的风景。

  “要死了!”女人红着脸打了一下男人,冲着小房间喊,“别玩手机了,赶紧睡觉!”

  男人心领神会,冲女人眨眨眼,附着她的耳朵小声说,“我先去洗澡。”

  “死相!”女人白了他一眼,却又笑了。

  婚姻在牢笼里,有人愿意把牢底坐穿,有人却想越狱。

  楼上的男人又在往地上砸酒瓶子,女人嚎到半夜,盖过了小区花园里野猫媾和的动静。

  到了第二天,又有心脏难受了一晚的老头老太跟物业告状,几栋几单元几零几的,“昨晚太折腾,你们还管不管了?”

  

  一楼人家的防盗窗,不知何时纠缠了一株不知名的藤蔓。女主人去掰那些细长脆嫩的触手,像是长在藤蔓上的一段段弹簧。

  “好像是西瓜”,男人躺在床上看书,瞥了一眼女人的动作。

疑道,“怎么会长西瓜?”

  “估计是楼上哪家缺德鬼吐出来的籽”,男人爬起来,走到窗前查看,点点头,“是西瓜,你看下面开的花。”

  噙着雨珠的黄色小花,一朵、两朵,躲在墨绿色的阔叶下,火一般点燃了女人的眼睛。

  “你说,它会结出瓜来吗?”

  “也许吧。”

  “你说,我们的窗子上挂满了一个个西瓜,那多好看呢!”

  男人的嘴角,不被察觉地咧了一下。谁知道呢?坐牢的人总该有些盼头才能活下去吧。

  

  应志刚:浙江宁波人。

  任职媒体20载,曾任人民日报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、人民网苏南频道新闻中心主任、中国日报网江苏频道总编。2015年创办苏州博采众创传媒有限公司。

  旅行达人:乐途灵感旅行家(央视形象代言人)、同程旅行家、驴妈妈旅行达人、途牛大玩家、中国国家地理网专栏作者等。

  文旅作家:已出版《混在美女如云的日子》、《最高使命》、《突然有了乡愁》、《散落一地的温柔》等。

  

  这一年的春天,雨水特别的多。一天天数着,眼看就是夏天了,雨却没有停歇的迹象。

  每个人都在诅咒这闷热而又潮湿的日子,似乎所有生活中的不愉快,都是这绵无绝期的雨造成的。

  人们躲在紧闭的窗户背后,自怨自艾地度日如年。

  偶有穿着高跟鞋,打着花伞踩着积水走过的姑娘,舒朗的笑声,也能招惹他们积淀已久的怨恨。

  “发逼疯!”男人恶毒地骂着。

  女人在一旁应和,“怎不摔一跤呢,现世报!”

  屋里,上高中的孩子在念着课文,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彷徨在悠长、悠长又寂寥的雨巷……”

  男人女人听了,心里更加抓狂,却不敢发作,谁有胆量对自家孩子的前程发火呢?

  

  雨水让人们的交际停顿下来,在这个时代荒废已久的家庭关系,却突然变得茂盛。

  于是,到了晚间,每个楼层都亮着灯,灯光从防盗窗的钢管里透出来,像极了玄幻时代的牢房。

  人们透过牢笼,偷窥着眼所能及的事物。

  男人咂着嘴,自言自语道,“今年秋天,妇产科要挤破头了。”

  女人一脸诧异,问男人,“说什么呢?”

  男人咧着嘴笑,指了指对面来不及拉上窗帘的风景。

  “要死了!”女人红着脸打了一下男人,冲着小房间喊,“别玩手机了,赶紧睡觉!”

  男人心领神会,冲女人眨眨眼,附着她的耳朵小声说,“我先去洗澡。”

  “死相!”女人白了他一眼,却又笑了。

  婚姻在牢笼里,有人愿意把牢底坐穿,有人却想越狱。

  楼上的男人又在往地上砸酒瓶子,女人嚎到半夜,盖过了小区花园里野猫媾和的动静。

  到了第二天,又有心脏难受了一晚的老头老太跟物业告状,几栋几单元几零几的,“昨晚太折腾,你们还管不管了?”

  

  一楼人家的防盗窗,不知何时纠缠了一株不知名的藤蔓。女主人去掰那些细长脆嫩的触手,像是长在藤蔓上的一段段弹簧。

  “好像是西瓜”,男人躺在床上看书,瞥了一眼女人的动作。

疑道,“怎么会长西瓜?”

  “估计是楼上哪家缺德鬼吐出来的籽”,男人爬起来,走到窗前查看,点点头,“是西瓜,你看下面开的花。”

  噙着雨珠的黄色小花,一朵、两朵,躲在墨绿色的阔叶下,火一般点燃了女人的眼睛。

  “你说,它会结出瓜来吗?”

  “也许吧。”

  “你说,我们的窗子上挂满了一个个西瓜,那多好看呢!”

  男人的嘴角,不被察觉地咧了一下。谁知道呢?坐牢的人总该有些盼头才能活下去吧。

  

  应志刚:浙江宁波人。

  任职媒体20载,曾任人民日报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、人民网苏南频道新闻中心主任、中国日报网江苏频道总编。2015年创办苏州博采众创传媒有限公司。

  旅行达人:乐途灵感旅行家(央视形象代言人)、同程旅行家、驴妈妈旅行达人、途牛大玩家、中国国家地理网专栏作者等。

  文旅作家:已出版《混在美女如云的日子》、《最高使命》、《突然有了乡愁》、《散落一地的温柔》等。